质兰基金会 / 质兰中心 / 行动者说
行动者故事|荒野丫丫:一个闪着光的矛盾体
2019-04-05

质兰新栏目【行动者故事】正式上线,我们想在这里遇见真实的行动者们。看了很多人物访谈,它们都像一个有条理的逻辑线,清晰却似乎又少了些什么,也许是一种情绪,也许是一种情感。而一个真实的行动者的样子,可能是有苦乐、有悲喜、是在日复一日的寻常中努力的生活。



“天生适合荒野的人”


想到有个朋友说,他们喜欢野外的人聚在一起,不会聊哪安不安全,哪有危险。他们会很兴奋的说,这好玩那好玩,又看到了什么鸟类、什么昆虫、邂逅了什么动心的遇见。丫丫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,你把她抛到荒野里,她就回家了,开始自动储能充电。


她和她师父西锐做项目的时候,天气但凡暖和点,她就可以在草地上睡过去,“其实给了自己很大的安全感”。



丫丫说每个人多多少少是需要荒野的。她的经历大家可能都不陌生:在办公室坐班,公司团建接触到户外,“在星空下,听到了自己血液的声音”;迷上户外,但对单纯的从A点走到B点,渐渐失去了兴趣;遇到师父西锐,发现了探寻荒野中生灵的乐趣,开始观鸟,曾立志成为第一个在国内看到1000种鸟的女生,又开始记录蝴蝶,记录一切能在自然中记录的种种。发现知识不够怎么办?荒野公学搞起来,带着自然爱好者们,一起去请教大拿们,听大拿们分享。一不小心,就做了一两千人的QQ群。


再然后,荒野新疆的项目也更专业化了,参加了国际雪豹大会,结识了圈内各种专家;荒野公学也进一步升级,由单向触发,到行成合力,成就云守护。每一步丫丫在介绍的时候,总像水到渠成。但如果没有一腔的热爱,没有成长的内在动力,不会有随随便便的成功。谈起工作,丫丫就像一个燃烧着的巨大能量团一样,扑面而来。


“从荒野里获得的是巨大的安全感,看鸟的人可能也有集邮的嗜好,得到的是你失落的那一部分自己或……,满足的也是极为想满足的那部分自己。”


“我没有挂,我在看丫总”


“想到,就要做出样子”


在丫丫的历程中,让人着迷的,是她把每个所想的都快速变成行动。“想到了就去做了,然后要做出样子来”,这是一种能力。



我很好奇丫丫怎么认识/搞定那么多圈内的大拿们,让他们到荒野公学做分享。丫丫说:当时是冬天,也没有什么事可做,每天7点就起来,上微博,输入专家、鸟类专家、植物专家,各种关键字,然后就去私信和人家聊,有的可能很久没回复,就持之以恒的聊。有的等大半天,回复了说晚上可以做分享,就抓紧做预告和推送信息,当天晚上就搞起来。“拿下大神”让更多的志愿者有机会了解自然,大神也可以听到其他领域大神的分享。


听起来很简单,但很多人可能因为担心被拒绝,不会开启撩大神们的动作,或者更多人会习惯等待着听分享。


完成了一件事,把一件事做出样子,就如同一个正向的循环,它会让接下来的一件件事发生、成熟。


“想成为更好的自己,这个听起来有点虚但很真实。”



什么在驱动着丫丫一路向前,我问了这个有点直白的问题。丫丫的答案是上面这句:“想成为更好的自己,这个听起来有点虚但很真实。”


其实每一个人,即使是下意识的选择都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。丫丫提到自己的历程中,常有几个点:师父、山水、吕植老师、国际雪豹论坛等,这些都像一个个节点,带她看到了向往的更广阔世界的可能。她说,从一个IT公司的职员,到身边都是更有社会影响力的专家、博士们,你也看到了更好的自己。


她就像海绵一样,不断寻找,快速吸纳着。当事情不够对,或者陷于无趣,就开始新一轮的学习、寻找、实践。



广阔世界,不一定就只意味着美好,在雪豹论坛之后,丫丫一度在思考怎么能成为和专家们对话的人,而在荒野新疆经历了劲草同行项目等专业指导后,整个团队也遭遇如何让机构更专业发展的挑战。


有一种“专业”很疼,它叫做你不知道自己是谁,所有人可能告诉你的正确的方向,都让你会在:“我是谁,我要做什么之间”迷茫和徘徊,所以做每件事都是错的,做什么错什么。想了很多,想了太多,到一度无法开展工作。但这些疼痛,也是必经的历程。3年以后,可能才能理解很多专家的建议。当我问,你现在还想要成为像那些专家那样的人吗?丫丫说:我就是专业的呀,用我的擅长,和大家对话。


你不需要成为别人,你只需要成为自己。走在路上就会遇到答案。


“见自己,见众生”

图片来源:北山羊


丫丫说她今年开始更多的思考要为社会提供怎样的价值。何道峰先生的两篇文章:《社会转型,公益应更关注人的现代性的培育》和《何道峰:告别理想幻想与空谈,参与行动》给了她很多的启发,这好像是从兴趣、从爱好,从本能反应,到更为系统化认知的一个转变,在更深的追问自己行动背后的意义和对更多数人和社会的价值。


“你发现一个人爬再多的山,记录再多的蝴蝶,作用也有限,不如更多人凝聚力量。一个人从对自然不排斥,到感兴趣,到捐5块钱,购买一个产品,到参与一次志愿者活动,到成为长期志愿者,到最终有可能成立一个机构,是有很多可能性的。每一个人普普通通的人,都可以是一个节点,你也不用去驶向最专业的地方。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成为专家、都要成为博士、博士后们,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有一点转变,它形成的网状效益是巨大的。”


一颗种子:加入云守护的二次元宅妹贵肥


“只有每个人都好了,这个世界才会变的好起来。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让这个世界好起来呢?”


有时候慢就是快,想的少时,行动可能快,想的多时,会更持续和深入。



就像前面提到的,丫丫谈到自己的工作时,像巨大的能量团,但她很宅,如果不是在荒野里,除非是很好很好的朋友,才会答应出门。所以,她有更多灵魂相伴的网友,但她也看重人与人直接的接触,那是真实。她写洋洋洒洒的文字,做传播和连接的工作好像血液里的本能,但她又是文字恐惧者,不擅长阅读。读长篇的文章是需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能做到的事,但她的读书笔记逻辑清晰,工工整整。


她像一个闪着光的矛盾体,因为自己要做的事情,所爱的荒野,而统一起来。像一团行走着的火苗,点燃着更多的火种。


(感谢丫丫提供文章配图)


/点击图片,去丫丫的守护荒野/



订阅质兰新闻:
Copyrigt @ 2019 深圳市质兰公益基金会     本系统由华夏航空控股(深圳)有限公司捐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