质兰基金会 / 质兰中心 / 行动者说
行动者故事| 李成:从自然爱好者到扎入社区做保护
2020-07-02

在见到李成前,在另一个虚拟世界里,很多人都听过“光阴几何”,那时候微博刚起,人们分享着日常生活的琐碎点滴,却有这样一个民间爱好者分享着野生动植物的信息,更对种种危及野生动植物的案例打抱不平。这个业余的爱好者,还在墨脱徒步时,记录到了尚未被科学命名的“白颊猕猴”,参与了这一难得的灵长类新种的发表,虽“羡煞”专业科研人员,他却对此毫不在意。

这两年,他在网上反而安静了些,网络环境的转变是一个原因,但更重要的是他一头扎进了惠州山里,做起了中华穿山甲和水獭的保护。从一个问题的发现者和揭露者,成为问题的解决者。



活跃在微博上的侠客

从小李成就喜欢野生动物,但家里不宽裕,就选择了计算机专业。不过读书期间,他常泡在图书馆里,把野生动植物相关的各种专业书都看了遍。他笑谈,当时都没得空谈个女朋友。


大学毕业后,生活依然现实,理想的火花只闪动在给中国国家地理投简历,想做野外工作的时刻,但最后,他成了最早进入深圳手机行业的一员。工作上很拼,不会的就主动去学,又赶上了行业的高速发展,他带着团队,完成了几款明星产品的开发,事业上升的过程中,心中的小火苗却从未熄灭:一到假期,拿起相机四处跑,跋山涉水,翻山越岭,参与生物多样性的影像调查,就是他的生活。


微博刚兴起的那个时候,成为网红对李成来说,就像水到渠成。他懂网络,懂动物,还有愿意站出来的正义感。“当时在微博上,很多人会专门找我来举报,哪里有破坏,都会来找我。当时曝光了几个比较大的事情,就让大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在做保护。”


这几件大事,哪件都有些分量。那时好些人打了野生动物,就喜欢拍照在网上炫耀,李成就曝光了一个举着枪和自己的战利品: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——白鹤的人,这引来了人民日报、央视等媒体的追踪报道。同类的广西豹猫事件,也惊动了广西的森林公安。


而最知名的还是云南盈江事件。盈江是从缅甸走私野生动物入境的重要通道之一,一些“有背景”的人甚至都参与其中。李成得到消息,就把这个事情报了出来,国家林草局等随后介入,地方政府高度重视,最终使得盈江这条走私线基本被切断。这次举报也让李成连续收到威胁和恐吓,不过,他没有因为危险而犹豫过该不该举报。



“辞了工作,下到一线”


从成立西子江到现在,支撑机构的经费一部分还是靠李成之前自己的积攒。但聊到这个选择,你会觉得他想好了,有备而来。


来惠州之前,他也没想过会在这里一猛子扎下去。当时调研的印象太深刻:满山的兽夹,红外相机拍摄出来的野生动物很多都是3条腿的,哪怕是在保护区内,他自己在上山的过程中不小心都踩到了几个。

野外巡护©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


当然忧心中华穿山甲只是一方面。这个距离深圳不远的西枝江水源地,还保存着大面积的低地常绿阔叶林,调查显示这里还有藏酋猴、水獭、蓝喉蜂虎、蟒蛇等许多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。但如果还没有人行动去保护,三、五年内破坏的结果就不堪设想。


刚开始,工作的开展阻力重重。关键是怎么转变当地人的观念。如果只让他们知道这里可能有更多的中华穿山甲,有可能反而催生更多的盗猎事件。

野外巡护©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


李成做了几件事:1)在社区先找到一小部分可充分信赖的人;2)寻找企业家资源;3)去做好政府的关系。破局的点,先是信赖的一个巡护员,在李成重点关注的电站附近,明确发现了一只中华穿山甲。之后,在各种努力下,陆昊部长到村子里考察,表达出对中华穿山甲保护的高度重视。这直接改变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,也让老百姓觉得保护穿山甲是件对村子有好处的事。


李成出席穿山甲保护宣传工作会议©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


在随后的工作中,李成还将一些原来的盗猎者,成功发展成为团队中的兼职人员,这些最了解当地情况和穿山甲习性的人,把他们转化过来也是最有效的保护方式之一。


很多人停留在调查而不会更进一步走入一线,是因为真正的保护很复杂,要触及多方的关系,要发掘和解决根源性的挑战。在跟随李成进村的过程中,惊讶于他和当地社区和政府工作人员,在并不长的时间内,建立起的信任。


几乎路上每一个村民,都会热情地和李成打招呼。而联系镇长时,虽然镇长在外吃饭也还是赶回了办公室,和李成确定了在蚂蚁森林的申请上,镇上可以提供的支持,以及强调了8个护林员全部交给李成,一定要做好安全保障。


召开村民代表会议©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


李成和护林员们已经建立起了兄弟般的友情,他笑说:一开始自己也不太相信,不过后来他们喝多了,也称兄道弟的,就相信了。李成希望在护林员的巡护下,能让盗猎者们知道,这个地方是有人管护的,你如果放了兽夹就会被抓起来。他不希望陷入严打期间抓一两个典型而平时却没有人管的状态。保护要预防犯罪主动出击,让盗猎的人,有所收敛。不过仍然像当年的网上侠客,他对于盗猎这样触及底线的事情,一点都不姑息。


“对于盗猎行为,我们绝对来真的,包括放兽夹那种事,我就永远都不会忘记,想方设法我都要把这个线索挖出来,然后把它查清楚、解决掉。之前开了一次会、两次会、三次会都没用,后来我们就真的就把这些盗猎者送进监狱里去了。”


召开巡护员会议©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


李成来的一年前,附近4个村,村民所知的被抓了卖掉的穿山甲就至少超过20只,但西子江成立后,盗猎基本杜绝。现在大部分村里人都觉得自己的家乡有穿山甲是件很自豪的事,有外来可疑人员时,村民也会主动联系李成他们。


带领团队清理水源地垃圾©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



“我这个人可能就是认定了,就是为了保护而生的”

“反正保护这一块,我这么多年来不管是有钱也好,没钱也好,肯定是一直会做的,有人支持我就能做得更好一些,做更多事情。没人支持的时候,我也会去做。2018年西子江成立以后,去年开始得到阿拉善珠江中心的支持。有钱有有钱做保护的方式,没钱有没钱做的方式,这个改变不了,我这个人可能就是认定了,就是为了保护而生的。”


“到一个地方打破原有的平衡,一定是会有一些反应,有反对的也一定有支持的。我们其实是做了很多事,但我们基本上不怎么说,也不怎么宣传。几方面的原因,第一,现在我只做最迫切需要做的一些事情。所以对外宣传这一块,我们没有去发力,因为要先把这个地方管起来。第二,穿山甲保护是个很复杂的事儿,我们也要照顾到各个层级的关系,各方面都要考虑到,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实实在在做事情。穿山甲保护现在是优先级最高的,最着急的,我希望未来一切捋顺了,团队也稳定了,我还能去做其他急迫的保护的事。”


在这个不敢认真的时代,很多人的使命感听起来反而更像一个宣传口号,但李成在说为保护而生的时候,我觉得这确实是他的心声。




备注:

李成是这样写西子江成立的愿景与使命的: 2018年8月,我们正式成立了西子江生态保育中心,希望举自己的微薄之力,凝聚大家和政府的力量,以科学为指导,以共赢为目标,以监测、宣传、市场为手段,从中华穿山甲等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为切入点,推动南粤大地的野生动物与其栖息地的保护,这些中华穿山甲的栖息地,也是我们珠三角城市至关重要的水源林,蕴含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。



-----END-----




订阅质兰新闻:
Copyrigt @ 2019 深圳市质兰公益基金会     本系统由华夏航空控股(深圳)有限公司捐赠